365文学城_文学精品大全收藏



第九百六十四章 天凤神目

假是前一种情况,自然没有什么,但如果是后一种;隐藏在这纭岭山中的危险,恐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得多。

  林轩脸色阴沉的想着。

  掉头就走是最为理智的选择,不过林轩已不是昔日需要如履薄冰的低价修仙者。

  元婴中期,虽不不敢说纵横无敌,但人界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已然不多,何况以上只不过是推测,说不定真有异宝出世也不一定的。

  富贵险中求,林轩虽有着小心谨慎的性格,但该需要冒险的时候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胆小鬼同样在仙道上不会有多大成就,弄不好还会留下心魔。念及至此,林轩心中已做下决定了。

  将尸魔一收,月儿也乖巧的飞回了衣袖。林轩遁光越过山谷,进,,、了那更为浓稠的迷雾。

  眼前一片模糊,神识探测的范围被进一步压缩,林轩眉头大皱,冷哼一声之后,将浑身的法力注入双眼之中。

  即使是低阶修仙者,十有八九也会学过灵眼术,不过这种低价法术,在眼前的情形下没有用途。

  但林轩却又不同,他不仅正魔兼修,还练过玄凤仙子留下来的秘术,凤舞九天诀乃是模仿凤凰。

  做为百鸟之王,即使在灵界,凤凰也是神兽一级的存在,修为非同小可,一对灵目更是能够看透世间一切幻术。

  天凤神目,据说,还有着破邪的效果。

  此乃凤凰的大神通。

  吝凤仙子当年就很羡慕,创立功法之时自然不会遗漏了。

  凤舞九天诀修炼到第四层以后,就可以开天眼,模仿凤凰神目和真正的神鸟当然无法相比,但据说修炼到大成境界以后也会有百鸟之王神目七八分的功力。

  林轩心中很是羡慕,但修炼之事急不得,必须一步一个脚印打好基

  础。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他现在的境界远远不够修炼天凤神目,但修妖者的功法注重炼体,林轩将第二层融会贯通以后,其他好处暂且不提,五官感应可不仅仅是增强了少许。

  比如说视力,即使不用任何法术,林轩也能看清清楚千米之外的一条小虫,再配合灵眼术,迷雾虽然浓稠,但眼前的景物,却也可以模模糊糊的看清了。

  脚下是一条曲折的小路,并不宽阔,也就丈余,蜿蜒迤逦,向着远处延伸而去。

  突然,林轩眼睛一眯。

  一张大嘴出现在了视线里。

  距离自己约七八丈远,一张孤零零的嘴巴,满口尖利的獠牙,悬浮在半空里。

  看上去恐怖而诡异!

  这是什么怪物,林轩也算见多识广了,却听都没有听说过。

  略一思索,袖袍一拂,一片光霞飞掠而出,将道路两旁的某株小树一裹,连根拔起,缓缓的朝前面飞了过去。

  咔嚓十一一一r一刚刚接近,那大嘴就毫不客气的一合,将树干咬为两段了。

  林轩眉头一挑,眼中隐隐有异光冉过,若是有人毫无提防的走过去,恐怕脖子都被咬下来了。

  这大嘴不像生物,但若说是禁制陷阱未免也太古怪了。

  林轩虽感疑惑,不过此时此刻,自然没有时间在这里慢慢思索唧

  略一踌躇,林轩并没有动手将这古怪的大嘴灭除,而是一道法诀打出,又一棵小树被连根拔起,缓缓像前面飞了过去。

  很快,林轩就得出了结果。

  只要与这些大嘴保持三尺以上的距离,就不会受到攻击。

  嘴角边流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林轩将丈r天灵盾开启,缓缓的像前面飞了过去。

  潘进是一名凝丹中期的修仙者,今年刚好三百岁年纪,虽然是男子,但他所修炼的功法却带有驻颜效果,因此看上去,依旧唇若涂丹,脸如冠玉,举手投足,潇洒以极。

  一向有着玉面郎君的美誉。

  流连花丛,颇得女修亲睐。

  看上去过得很滋润,其实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在一百多年前,潘进刚刚凝结金丹,那时候,他有一非常爱慕的女子,修为虽然仅仅是筑基期,人长得却美艳以极,堪称国色天姿。

  金丹结成,潘进意气风发,便去拜会那位心仪的女子。

  一来与她分享喜悦,二来也有求亲格为双修之意。

  可现实却给了他一晴天霹雳。

  那女子想都没想,一口回绝,潘进又惊又气,难道自己一凝丹期修

  士还配她不起。

  于是一再纠缠。

  开始女子顾着颜面还不愿说出来,后来钧■纠缠不过,终于吐露实情了。

  不错,他一凝丹期修士确实是不配的。

  因为此女在某次外出的时候遇见了可怕妖兽,碰巧被

  路过的毒龙老祖所救,老祖见此女美貌动人,已经下聘,要纳他为妾

  毒龙老祖,潘进听说过,是一元婴期的老怪物,不仅贪淫好色,而且长得极丑,秃头驼背,双耳招风,酒糟鼻,嘴巴还歪到了一边去。

  这样的家伙,怎么配得上自己心目中的仙子。

  何况还是作妾。

  潘进又惊又怒,问她是不是被逼迫的,说自己可以抛弃一切,与她私奔,去荒山大漠中与其厮守一生。

  可女子的回答,却让他彻底绝望了。

  此女说自己是愿意的,毒龙老祖长得丑又如何,作妾也没什么,毕竞别人是元婴期修仙者,有老祖庇护,自己凝结金丹是迟早,而且在修仙者中的地位也大大提高,这些,你是否能够给我?

  潘进张口结舌,他的资质也说不上如何出众,而且是无门无派的散修,能够金丹大成也有运气成分,如何能够帮到心上人?

  虽然以前也听说过,有不少女修为了能够更进一步,情愿以色娱人,给那些老怪物作妾,甚至鼎炉,可万万想不到自己也会碰到这种情况的。

  最后,那女子还是嫁给了毒龙老祖。

  潘进心痛可想而知,也暗暗发誓,今生自己一定要成为强者,凝结元婴成功,只要那样,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并且得到想要的。

  然而决心固然不错,可结婴哪有那么容易的?

  如果是圣灵根的天才还有希望,可潘进的资质不过非常一般罢了,努力百年,也仅仅踏入凝丹中期,而且徘徊不前。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今生的修炼,恐怕就止于此处。

  这种情况潘进心中自然清楚,可着急也没有用处,修仙是没有办法取巧的。

  他已经感到绝望了,就在这时,纭岭山有古修士遗址的消息却传入了耳里,潘进大喜,上古时期,修仙界可远比现在繁荣,各种灵丹妙药更有着不可思议的神奇效果。

  自己如果能够得到遗宝,那么凝结元婴就有希望。

  贪婪是最好的动力,至于此处已陨落了数百修士的消息,他早已

  抛到了九霄云外里。

  然而看着眼前的河流,潘进眼中却流露出了踌躇之色。

  如今,他深入纭岭山已不知多少里,沿途,也遇见了几次危险,若非运气还不错,说不定早已魂归地府。

  尤其不久前,他见到了火云道人的尸体。

  火云道人也是散修,因为两人曾联手寻过宝物,所以相互之间也还算熟,对方所修炼的火云诀乃是一顶尖的火属性功法,威力不小,同为凝丹中期,但潘进心中清楚,自己的神通可是要比火云道人差上一大截。

  而对方却孤零零的陨落,连掩埋尸体的人都没有。

  残酷的现实,终于让潘进发热的头脑清醒了些。

  不过略一踌躇,他还是选择了继续前进。

  当然,比起刚才,可是提起了双倍的小心。

  此刻这条河流,大约有数十丈宽左右,原本身为修仙者,轻而易举就可飞过,可他发现这里,居然有禁空禁制。

  自己一旦施展御风之法,就会有敏万斤的可怕重量压下。

  潘进试验了几次,最终不得不选择放弃。

  他舔了舔嘴备,脸色难看无比,似乎只有从这条河里淌过去。

  试了试水深,似乎仅有齐腰的样子。

  可会不会有其他的古怪呢,想到火吞道人的尸体,潘进再也不敢大

  意。

  略一踌躇,他将自己的法宝祭出,形状古怪,看上去竟像是野兽的牙齿,随着他法诀的催使,暴涨到了一尺。

  一闪,狠狠的打像河面。

  嘭,溅起一人高的水花,但平息以后,却什么也没有。

  潘进脸上露出喜色,又驱使法宝在河上不同的地段打了几下「什么也没有,河水并不湍急,里面也没有鱼虾,看上去,应该不会有危险了。

  潘进点点头,再次伸出手来,在腰间一拍,一张紫色的轻纱映入眼帘,灵光闪闪。

  这皓阳纱可是他在地下拍卖会花费了天价晶石所得,几乎格大半生

  的积蓄都用光了。

  不过防御力也非同小可,几次在敌人的法宝下将他的小命给救了。

  一道法诀打出,皓阳纱化为一层紫色的光幕,将他的身体包裹,潘进吁了口气,脸上这才露出几分轻松的情绪。

  随后小心翼翼的下到了河水里。

  并保持着警惕,准备十有不妥il马上回到岸边。

  结果什么也没有,潘进这才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像河水深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