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文学城_文学精品大全收藏

第二部分

  宋王国首都睢阳(河南省商丘县)城墙拐角处麻雀巢里,发现一只刚孵出来的雏鹰,巫法师说:“小生大,乃反弱为强,成为霸主的先兆。”宋国王(一任康王)宋偃,大为兴奋,挥军出击,把滕国(山东省滕州市)灭掉,并顺道攻打薛国(山东省枣庄市南薛城)。然后四面扬威:一连串惊人的军事胜利,使他提高称霸世界的自信。他用弓箭射天、长鞭扑地,表示敢向神灵挑战。把祭祀天地祖先的祭坛(社稷)摧毁,表示他连鬼也不在乎。在皇宫中长夜饮酒,房子里侍从人员喊“万岁”,大厅中官员们随口响应,宫门外的人群,也同声高呼。于是,全城一片“万岁”之声。齐王国国王田地首先发动攻击,宋军溃散,宋偃逃奔魏王国,死在温城(河南省温县西)。

  宋偃在首都睢阳陷落前开溜,逃到温城,终于被齐王国追兵捕获。这位年已80岁的皓首匹夫,跳神农涧(河南省温县西)不死,被拉上来斩首。他似乎是20世纪四大恶棍之一的希特勒的前身。二人相似之处,至少有下列数项:

  ——他们都是国家的领袖。

  ——他们的国家都有悠久而光荣的历史。

  ——他们的国家都被列强密密包围,动弹不得。

  ——他们都搞个人崇拜,迫害自己的国民。

  ——他们都灭掉一些较小的国家,使自己的声望达到巅峰。

  ——他们都同样横挑强邻,并把强邻击败,领土大幅膨胀。

  ——他们都大言不惭,没有自我克制能力。

  ——他们发疯的时间都不太长。

  ——他们都把国家驱入灾难,受到大包围反击,千万人死亡。

  ——最后,他们都在敌前丧生。

  ——他们都留下万世恶名,为人不齿。

  纪元前284年,燕王国集结倾国兵力,任命乐毅当远征军总司令。赵王国同时任命乐毅兼任赵王国宰相;秦王国将领(尉)斯离,也率军抵达,跟赵、魏、韩军会合。乐毅兼五国联军总指挥官,以泰山压顶的威力,向齐王国进攻。齐国王(三任)田地,征召全国武装部队,在济西会战(济河以西,今济河已经不在,则指黄河以西地区,战场当在今山东省阳信县附近),齐军大败。乐毅请秦军、韩军先行班师;请魏军占领原来宋王国的领土,请赵军夺取河间(山东省高唐县、堂邑县一带)。乐毅亲自率领燕王国远征军,深入齐王国国土,捕捉齐王国野战军主力。齐王国人心崩溃。田地逃走,乐毅进入首都临淄(山东省淄博市东临淄镇),把齐王国的金银财宝和贵重的祭祀用具(包括前314年从燕王国抢夺来的),运回燕王国。

  田地投奔卫国(河北省濮阳县),卫国国君(四十五任)卫嗣君,让出皇宫给他下榻,自己称“臣”,供应他所有的用品。然而田地口出恶言,卫国官员反唇相讥。田地住不下去,再投奔邹国(山东省邹县)、鲁国(山东省曲阜县),仍然一副傲慢脸色,两国拒绝他入境。最后,田地逃到莒城(山东省莒县)。

  楚王国派大将淖齿,率军援齐,田地任命淖齿当齐王国宰相。淖齿阴谋跟燕王国瓜分齐王国。于是,逮捕田地,数落他说:“千乘(山东省高青县)、博昌(山东省博兴县)之间,地方数百里,天降血雨,衣服都被污染,你可知道?”田地说:“知道。”淖齿说:“嬴邑(山东省莱芜县)、博邑(山东省泰安县)之间,土地崩裂下陷,看到泉水,你可知道?”田地说:“知道。”淖齿说:“有人伏在宫门外大哭,找人找不到,不找时又听到哭声,你可知道?”田地说:“知道。”淖齿说:“天降血雨,是天警告你。地崩下陷,是地警告你。有人在宫门大哭,是人警告你。天地人都警告你,而你却满不在乎,怎能不杀?”就在鼓里(莒县附近)把田地处死。

  田地之死,原文记载太过简略,冲淡了事情的严重性,也剥夺了读者获得真相的权利。田地之被淖齿处决,可不是大刀一砍,人头落地,用的却是一种残忍的酷刑。淖齿把田地悬挂在屋梁之上,活生生地剥皮抽筋。这个颟顸傲慢的老汉,在酷刑之下,哀号两天两夜,才行气绝。我们不了解的是,淖齿跟他相处的时间很短,不可能有血海深仇。即令利害冲突,当场格毙,也就足够,何致下此毒手?不要说对付一个君主,即令对付一个盗匪,用此酷刑,也是一件骇人听闻的暴行。

  只有一个解释是合理的,那就是田地的颟顸傲慢态度,超过了淖齿所能忍受的上限,才引起残忍杀机——淖齿要看看田地被吊到梁上剥皮抽筋时,露出什么模样的面孔。原文记载淖齿数落田地:“你可知道?”田地的回答,一律是:“知道。”但在《战国策》上,田地的回答,却一律是:“不知道。”司马光把“不知道”改作“知道”,原因不明,但却削弱了田地的暴戾气焰。当他回答“不知道”时,显然没有料到淖齿会那样对付他,所以一问三不知,看你又奈我何?恶棍口吻,跃然纸上。

  田地之所以被卫国驱逐,是他根本没有把卫国国君放在眼里,把卫国高级官员,更当做奴仆,迫使对方切断供应,他就不能不逃。然而他并没有接受教训,当他到达鲁国边境时,他要鲁国以天子的礼节侍奉他,鲁国国君必须早晚到厨房察看烹调,站在台阶下面伺候他阁下进餐。等田地吃罢,鲁国国君才能告退,办他自己的事。鲁国终于把他赶走。到邹国时,恰恰邹国国君逝世,田地要以天子的身份吊丧,新任国君要背向棺木,站在西面台阶上,向北哀哭。田地却坐在北面祭坛那里,一面接受新任国君的哭,一面举手表示慰问。邹国也终于把他赶走。

  身在逃亡途中,国家已破,吉凶未卜,还在端架子、耍派头。后来到了莒城,莒城可是自己的领土,淖齿又是自己任命的宰相,他展示给淖齿,使淖齿留下强烈印象的嘴脸,一定可观,那正是残忍报复的能源。

  卫国(首府濮阳【河南省濮阳市】)国君(四十五任)卫嗣君(名不详)好刺探别人隐私。有位廉洁的县长,一次收拾褥子时,露出破席。第二天,卫嗣君就送给他一条新席,县长大吃一惊,认为他的国君真如神明。卫嗣君又派人在经过关卡时,故意向税务人员行贿,既而召见税务人员,叫他把贿赂送还,税务人员吓得魂不附体。卫嗣君宠爱他的小老婆泄姬,信任他的大臣如耳。为了避免自己受蒙蔽,故意尊崇大老婆魏妃,使跟泄姬平衡;并擢升另一位大臣薄疑的官职,使与如耳对抗。卫嗣君解释说:“我要他们之间,互相牵制监视。”

  荀况曰:“卫遫(卫国四十三任国君成侯),以及卫嗣君(四十五任国君),不过是小家子气、聚敛小财的人物,谈不到收揽民心。郑国(首府新郑【河南省新郑县】)大臣公孙侨(子产),虽然可以收揽民心,却谈不到治理国家。管仲虽然可以治理国家,却谈不到建立礼义。能够建立礼义的,才能够成为圣王。能够治理国家的,才能够成为霸主。能够收揽民心的,才能够获得安全保障。小家子气、聚敛小财的,只有灭亡一条路。”

上一篇:第一部分 返回目录下一篇:第三部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Power by DedeCms - 免费提供365文学城精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作品为转载作品,所有文章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皖ICP备1101266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