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文学城_文学精品大全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近代小说 > 短篇小说 >

化装成村姑的女地下党交通员(一)

时间:2014-11-14 22:10来源:365文学城 作者:牧歌点击:
革命斗争故事(根据真人真事创作) 1942年的春天,地处北部湾畔某沿海地区,座落着一条贫穷落后的小渔村。该村地势偏僻,荆棘遍野,杂草丛生,处处呈现着一派原始的环境和生态。荆棘林里迂回着一条条牲畜行走的幽暗小径,人在小径里行走,就会被掩藏得无影无

  革命斗争故事(根据真人真事创作)
  
  1942年的春天,地处北部湾畔某沿海地区,座落着一条贫穷落后的小渔村。该村地势偏僻,荆棘遍野,杂草丛生,处处呈现着一派原始的环境和生态。荆棘林里迂回着一条条牲畜行走的幽暗小径,人在小径里行走,就会被掩藏得无影无踪。全村十来户人家,隐隐约约地散落在荆棘丛里。村中有一位少女,名叫陈合,是村中一户穷苦人家的女儿,当年已经17岁了。
  
  陈合的家就座落在村边的荆棘林处,是个单家独户的丛林院子。中国共产党南路西北区地下党组织经过多年的观察和考验,为了方便在该地区开展宣传活动,搜集有关情报,镇压当地的反动势力,拟在陈合的家中设立地下党交通站。17岁的陈合是个热情灵活的女孩子,在地下党组织的教育和感染下,她对共产党非常之拥护和热爱。经常为交通站站岗放哨,在屋外做警戒工作。并且随着条件的成熟,她已经发展成为交通站里一名真正的女交通员了,深得站里同志和领导的信任和喜爱。
  
  当时,地下党组织经过多方面慎重的考虑后,认为在她家成立地下交通站条件很有利:一是该村群众基础好,思想比较单纯,不易走漏风声;二是地处偏僻,离国民党统治的中心集镇较远;三是靠近北部湾畔,一有敌情,便于撤退;四是她家是个单独的院子,周围荆棘丛林围绕,便于我革命同志往来;五是她父母为人忠厚老实,全家人对共产党一片真心真意,又有对敌斗争的经验。
  
  因而,地下党组织便于1943年秋天,在她家成立了地下党的交通站。交通站最初成立时,很秘密,人员往来也是秘密状态,日间食宿在站里,睡到半夜就撤到郊外露宿,因为怕敌人半夜来偷袭,围村。当时交通站的主要任务,一是与各地的交通站保持联系,传达地下党的指示;二是为过往的人员提供食宿和确保安全;三是组织发动群众,宣传抗日;四是筹粮筹款,为游击队及地下党提供经费。
  
  时光轻轻,岁月悠悠。1944年4月,在经过多年的工作和考验后,陈合经站里有关党员和领导的介绍,郑重而且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年轻的女共产党员。
  
  交通站的工作在有条不紊地开展,一切都在平平稳稳地运行着。转眼间时间来到了1946年的春天,当时革命处于低潮时期,到处呈现出一派白色恐怖,共产党人一旦被抓到,生还就没有了希望。可是,就在此时,陈合按照站里领导的安排,要送一批大银到黄村仔村的交通站去。既然领导已经布置了任务,那这个任务始终都是要去完成的。于是,她便想方设法,努力地去完成这个重要而危险的任务。
  
  接受任务后,陈合便提早地做起了准备工作。她找来了四个草袋,把六百个大银装入草袋中,并在面上复盖了些遮蔽的东西,然后把草袋口扎实。一切都准备妥当后,拟于次日早上四点钟就起程。
  
  第二天早上还没到四点时,大地还在沉睡中,一切都还是那样的静悄悄的,房屋周围的荆棘丛处阴影幢幢,夜风摇摆着枝桠发出阵阵怪声。陈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一个人单独去执行这样的任务,心中不免有些害怕。而她,经过巧妆打扮,有意的修饰后,竟然化妆成了一名土气十足的村姑,看她那模样,如果是不知底细的人,还真看不出她竟是个地下党的交通员。于是,她便趁着夜色,带着那六百个大银,急匆匆地赶路了。
  
  在急赶快跑的行程中,她穿村过野,涉河越崖,一路上还算平静,但她还是非常的警惕。眼看着就要到达黄村仔村了,突然,在该村的晒谷场处,几个出来收户口税的敌兵,竟然与她迎面而来。她发现后,便想赶快迂回而过。相距还有10多米的距离,正当她在盘算着如何摆脱敌人时,敌人突然大声叫她:站住。她只能当作没听见,继续快速地赶路。这时,敌兵便再次发出了吼叫:站住,再不站住,就开枪了。于是,她的脚步更加快了。慌忙中,她只听见身后响起了两枪,敌人一边追赶,一边大叫。她的大腿中弹了,鲜血直流,咬紧牙关强忍着才没有跌倒。心想,敌人一赶上来,什么都完了。危急中,她心生一智:忙把二袋银元撤了出去,想来个金蝉脱壳,但狡猾的敌人并不上当,还在拼命地继续追赶。前边不远处是个深深的悬崖,她已无路可走了。这时,她先把二袋银元推下悬崖,然后忍着伤痛,爬到悬崖的边沿处,向着浓荫遮蔽的地方,急速地滚了下去........
  
  当敌人赶到悬崖边时,由于荆棘丛林遮蔽,没有发现她。以为她已经被摔死了,也没有再下悬崖去找她。第二天早上,黄村仔村一位妇女到悬崖下拾猪粪时发现了她,便回去报告村交通站的李大姐,李大姐才带人到悬崖下把陈合抬回站里,包扎医治。陈合才从死里逃生,捡回自己的一条命。
  
  (仅以此文纪念为之奋斗的母亲陈合)。
  
  牧歌/诉衷情作。2014.03.27.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结束征程(一)

    夕阳的余晖已经落幕,那残余的霞光也被夜幕所湮灭。华丽的彩灯再一次的照亮这座繁华的...

  • 结束征程(二)

    最近的几天都比较平静,而我内心的不安也越来越严重。豪哥也知道这件事了,他并没有说...

  • Clown消失了

    文:拐角堂 一 夜寂静,风挑逗性的扬了扬头上的帽子,一个彩球,在空气中晃动。暗黄色...

  • 听叶的声音(第一章)

    第一章我 这个地方的风我一直感觉都是海风,分不出细致的差别。夹着海的味道,又一次...

  • 听叶的声音(第二章)

    第二章蓝雨 准确的说,我是在中考后才在网络上频繁的活动的,那个时候的手机还没有现...

  • 结束征程(三)

    回到车里以后,我倚在驾驶座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蕾蕾帮我擦擦脸上的汗水和血迹。我看...

广而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