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文学城_文学精品大全收藏

火爆天王 - 第439章、有人气的时候卖人气!

  唐重同学最讨厌撒谎的人了。

  所以,为了惩罚撒谎的坏蛋,最好的办法就是-----对他撒谎。

  唐重说不打他是骗人的。并不是他说话不算话。

  至于别人信不信那就另当别论了。

  痛!

  额头锥心的痛,就像是要爆裂开一般。

  张仲恺即便很想保持住良好的形象,不要在唐重面前示弱,可是,挨揍的人是他,他怎么样也没办法当做自己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被茶杯砸中的部位破了一大块皮,肿起的跟馒头似的。他想用手去捂,但是痛得下不了手。如果不捂,那鲜血就顺着眉毛眼睛流敞,看起来惨不忍睹又形象恐怖。

  他是偶像派啊!

  “幸好周围没有粉丝,不然形象就毁了。”张仲恺在心里想道。

  可是,他想不明白的是,唐重为什么知道徐三金?他还知道什么?

  萱易早就知道唐重的性格火爆。也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出手打人。

  因为唐重的身份,她对唐重的事情格外的关注。所以,每一次唐重和人发生冲突后,她都会打电话向白素询问。白素没有隐瞒,也都会如实相告-----当然,每一次给她的答案都是被揍的人万恶不赦,打人的唐重受伤委屈好像不打人就对不起天地良心似的。

  可是,知道归知道,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唐重会当着她的面出手打人。

  发生在眼前的暴力事件和听别人讲解的打架斗殴对人的冲击力程度是截然不同的。

  看到张仲恺的惨状,她有心想要说点儿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只是一声轻轻的叹息。

  她知道唐重的身份,所以她在这件事情上最好不要有什么立场。

  如果她要有立场,那也只能站在唐重这一边。

  没有其它的选择。

  至于张仲恺,那只能怪他太愚蠢了。

  她实在想不明白,她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清楚了,为什么他还是不懂?

  更糟糕的是,她听出唐重和张仲恺好像有旧仇。还和一个叫做徐三金的人有关系-----

  “徐三金?”萱易想了想,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的熟悉。但是到底是什么人,一时半会儿还没有确切的答案。

  “杂种。你这个杂种。”张仲恺表情狰狞的嘶声吼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会让你在娱乐圈难以立足让你身败名裂------”

  “说一百句废话不如抽人一耳光来的有力道。”唐重笑着说道。“这是唐重的名言,你最好能够记下来。现在脑袋破了个洞,里面的空气跑出来一些,是不是大脑清醒了一些?有没有想起来徐三金是谁?”

  “没有。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徐三金。我也不知道什么狗屁徐三金。我不认识。”张仲恺的嘴巴仍然很强硬。

  “当然,要是我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我也会把它忘个干干净净。”唐重说道。“既然你不愿意想起来,那我就替你说了吧。”

  唐重看向萱易,主要还是在向她解释,说道:“徐三金这个名字可能大家不太熟悉,因为他主要是做幕后工作。但是,他有一个外号,萱董一定知道。天王老师,这个外号萱董应该不陌生吧?”

  “是他?”萱易一下子就想起来。他当然知道天王老师了,因为天王老师的几名学生到现在还活跃在娱乐圈,有着非同寻常的影响力。而天王老师徐三金身上也发生了一件大事,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十几年前就被送进了监狱,现在没有任何消息,是死是活都不清楚。

  可是,他和张仲恺又有什么关系?

  唐重冷冰冰的瞥了张仲恺一眼,说道:“有一件事情,张钟恺一定不好意思告诉萱董,就由我来代劳了吧。----其实,张仲恺曾经是徐三金最好的朋友。是徐三金介绍他进入娱乐圈,也是徐三金介绍他接下第一部戏《烟雨红尘》。他的第一张专辑的主打歌是徐三金亲手操刀,而且,徐三金为了帮他捧场,还让自己已经很有名气的学生过去帮他站台宣传-----这样的朋友,算是对他仁至义尽吧?”

  “他做了什么?”萱易也是个聪明人,听到唐重把话说到这儿,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想要夸奖徐三金,事情肯定也和张仲恺有很大的关系。

  “他勾搭了徐三金的老婆,并且拍下了徐三金老婆的裸照,还向自己身边的朋友炫耀。”唐重恶狠狠地盯着张仲恺,说道:“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他一样狼心狗肺。他炫耀的那个朋友实在看不惯他的这种行径,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徐三金----徐三金大怒之下回去质问妻子,两人发生争执,然后陷入疯狂的徐三金失手杀死了自己的老婆。”

  “一个很有前途在娱乐圈地位崇高的天王老师成了没有未来嗜酒如命的囚犯,而他的那个一心一意帮助和扶持的狗屁朋友却逍遥法外------不过,他也得到了报应。没有了徐三金的帮忙,他的事业一落千丈。演戏戏不红,唱歌歌不火。沉沦了那么多年,多亏了萱董拉他一把啊。”

  萱董心神一颤,赶紧解释着说道:“唐先生,我以我的人格和职业道德向你保证,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直到今天才知道他原来是这样的人渣------我签他,是因为我觉得他的条件还不错。捧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件事情是我做错了。”

  要是因为张仲恺这个废物被唐重给忌恨了,萱易也就完蛋了。

  别人不知道那两个女人的厉害,她能不清楚吗?

  “我知道我知道。”唐重摆手笑道:“我当然相信萱董了。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萱董对华声是有大功劳的。”

  “狗屁。全都是狗屁。”张仲恺大声吼道。“一派胡言。完全是一派胡言。唐重,你这个杂种,我以为你只会打架,原来你还会编故事-----你继续编啊?你继续编啊?------徐三金早就去坐牢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连他的徒弟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又怎么可能知道?”

  “你一定忘记了我从哪儿出来的吧?”唐重笑着说道。“恨山监狱。我从恨山监狱出来。恰好,徐三金就被关在那里。他喜欢喝酒,喝多了就喜欢给我讲一些小故事-----你一直都是故事里面的男主角。荣幸吧?”

  “狗屁。狗屁。我不相信。这不可能。”张仲恺从地上爬起来,准备闪身走人。

  唐重的身体一跃而起,在他的背后一脚踢出。

  看起来高大壮实的张仲恺竟然被他一脚踢飞,狠狠地撞在办公室的门板上。

  哐-----

  他的前半边身体和门板来了个亲密接触,双方不分胜负。

  张仲恺的身体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唐重走过去用脚尖踩在他的脸上。

  “我说过,我不打你-----当然,我现在打你,是因为你实在太可恨了。我越想越有气。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忘恩负义的人渣啊?”唐重的脚尖重重地在他脸上碾着,搓出一块又一块的肉皮下来。“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徐三金的话,你早就死了?”

  唐重曾经问过徐三金一个问题,说要不要我帮你报仇。

  徐三金的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摇头说不用。他说错的不是张仲恺一个人,他只是没把自己当朋友而已。他恨张仲恺,但是更恨的人是背叛他的老婆。

  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仅仅是张仲恺勾引而他的老婆不愿意上钩的话,又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徐三金都不愿意报仇,唐重也就没来主动找张仲恺的麻烦。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张仲恺竟然屡次三番的跑来挑衅自己。

  这不是小白兔跑到大灰狼面前跳艳舞,找死吗?

  “不过你放心,我舍不得让你死。你要给我赚钱,每天给我赚钱。有人气的时候,就卖人气。没人气的时候,就去给我卖身体。我会和你重新签订一份合同,所有收入八二分成,公司八,你二。另外,你会欠公司一笔数额巨大的资金,可能需要你一辈子去还,也有可能两辈子好几辈子-----”

  死算什么?生不如死才是最恐怖的。

  唐重转身看向萱易,一脸诚肯的问道:“萱董,你觉得这样处理好不好?”

  魔鬼。

  他是一个魔鬼。

  他的表情很诚肯,可是萱易却觉得身体冰凉。他的嘴角带着笑,但是那笑意却像是在讥讽。

  他看着被唐重踩在脚下像是死狗一样的男人,心里对他的那一点儿好感和依赖早已经烟消云散。

  这样的男人,不值得自己为之做出任何牺牲。

  “好。”萱易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一双大手给掐住了似的,说话的声音是那么的干瘪无力。

  “既然萱董觉得应该这么做,那就这么办吧。”唐重的脚从张仲恺的脸上挪开,说道:“我们都是场面上的人物,也不好把事情做的太过份。”

  “------是的。”萱易附和着说道。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幽默细胞。

  可是,她必须对这件事情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