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文学城_文学精品大全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学 > 文史钩沉 >

《天使坠落在哪里》:有血有肉有趣

时间:2017-05-27 14:13来源:365文学城 作者:网络收集点击:
路内长篇小说《天使坠落在哪里》: 有血有肉有趣 有一天,我在地铁上遇见一个手不释卷的姑娘,她半张着嘴紧盯一本灰蓝色皮子的读物,一副肯定要坐过站的投入模样。我不小心多看了书皮两眼,灰蓝 底子里透出的一块艳粉让我差点忍不住手欠地拍拍那个姑娘,告诉

  路内长篇小说《天使坠落在哪里》:

  有血有肉有趣

  有一天,我在地铁上遇见一个手不释卷的姑娘,她半张着嘴紧盯一本灰蓝色皮子的读物,一副肯定要坐过站的投入模样。我不小心多看了书皮两眼,灰蓝 底子里透出的一块艳粉让我差点忍不住手欠地拍拍那个姑娘,告诉她这个小说的作者我认识,发在杂志上还是我责编的,我当真为她这份精神食粮尽过绵薄之力。当 然,我还是忍住了,我假装高冷、怀揣秘密比姑娘先下了车,她是否因为太过痴迷而坐过站,便不得而知了。我也没有把此情景转述给作者,以免他因粉丝遍地产生 骄傲的情绪。

  那本书是《天使坠落在哪里》,路内写的。作为追随三部曲的完结篇,它在去年华丽亮相,给了路小路一个 理所当然又不明不白的交代。从《少年巴比伦》《追随她的旅程》到如今的《天使坠落在哪里》,路小路作为一以贯之的绝对主角,是60多万字的文字庞杂叙事的 不二核心。然而,他好像又并没有什么特别,上学时在技校插科打诨,工作了在工厂颓废度日,辞职进了社会也不见任何起色,周旋在各种惨淡营生中凑凑合合混一 口饭吃。没有惊心动魄的大起大落,本就软趴趴的路小路,甚至似乎连起落的能力都不具备。他一点不像三部曲的主人公,从第一部到第三部始终碌碌无为,既没阴 差阳错参透秘籍成为撒泼打滚的大人物,也没有蒙冤受屈横遭不测瘸胳膊断腿,连结婚生子当上女婿丈夫爸爸也没有,十几年来,他始终如一是个不香不臭的愣头 青,星星还是那个星星。他的故事里总夹杂着别人的故事,他沾着人家故事的光,才终于勉强算作一个有故事的人。那么多人从他和戴城身边出出进进,他却始终待 在原地,死猪不怕开水烫。如若还原到生活里,这个人物太一般了,但是落到笔头,洋洋洒洒还必须引人入胜,这满身浓墨重彩不着调的家伙,立马非同一般了。如 此路人甲的小人物,被路内化腐朽为神奇,仿佛有血有肉、支支棱棱站在了我们的生活中。他不思进取、百无聊赖、不管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都淡定地在奔涌的时代 里打着酱油。凡俗的生活里,本就没那么多英雄美人,好运噩梦,遍地奔走的尽是面目各异的路小路,平凡、真诚、迷茫、生动。于是,作为文学形象的路小路顿时 鲜艳夺目又充满难度,他目光涣散,却好像看见了每一个人的远方。

  路内大抵是个颇具耐心又略带偏执的人,为一个无以言表的人作传,还上瘾地一写就是三部,用了五六七八年。这一次,在新的故事里,路小路和两个朋 友,三个未婚男青年认养了一个孤儿戴黛。化工厂子弟杨迟从上海的大学毕业,却还是无奈回到了化工厂,成了一个农药销售员;化工大学毕业的外地人小苏被分配 到戴城,是农药厂的化验员;加上失业的路小路,化工厂奇葩三人组突发奇想叩响了福利院的大铁门……

  三个浑浑噩噩的家伙鲜少有深思熟虑的心理活动,他们一路嬉皮笑脸,让所有旅程都充满了戏谑的意味,然而欢腾的场面下,又透着感伤和迷惘。设想一 下,三个都不那么如意的男青年,领着一个4岁的孤儿,那场景仿佛稀松平常,却透着说不出来的别扭与悲凉。他们倒是真心地呵护着那个叫戴黛的姑娘,但也至多 只能认养,不能领养。“认养不是领养。老杨不能领养孤儿,法律不允许。法律允许老杨生自己的孩子,打自己的孩子,但不允许他领养孤儿。他只能认养,相当于 互助性质吧,贴点钱,给孩子买点吃的。”

  诚如《人民文学》卷首写的那样:“这部小说里隐隐约约地飘荡着成长的梦。这个梦的形象,不是父辈们顶天立地的豪义英雄,也不是长兄们古今、城 乡、雅野通吃的天王地虎。在路内这里,梦出现于奔走时带起的尘埃之上,影影绰绰的天使,既是旅人生活的伤怀象征也是继续行路的向往安慰,让每一个复杂‘他 者’的单纯‘自我’俨存。天使的表情和心理,其实是常人的良善和天真,给我们的不会是真人扮演的史诗巨制的五雷轰顶,而是犹如早期卡通片给我们的真切感 染,可以与之说心事、开玩笑、同惊呆、共欢欣。”路内以举重若轻的姿态,创造了一座别开生面的南方小城,提供了一种特点鲜明的表达方式。

  “我们带着她,一直站在街边,我们像四个孤儿,我们永远在一起又永远等着散伙。”小说的最后,谁和谁都无法永远在一起,散伙终于到来——戴黛还 是和“爸爸们”说了再见,她被一对美国夫妇领养,去了大洋彼岸。而杨迟和小苏都成了写字间的白领,永久地离开了戴城,惟有路小路“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 啸且徐行”,留在那个旧城。这个碌碌无为晃荡了三部曲的年轻人,就这样既充满喜感又暗含苦涩地长大了,一转身有了一个即将中年的寂寥背影。

  能看出路内的写作是郑重的,那些人物,经他的手,来到人世间。在读者认识这些人之前,路内早一步认识了他们,并经他的手,把虚坐实,将这些人交给命运。

  这种写作不经意间露出了文学的迷人之处——一个作家创造出了人物,给他们名和姓,给他们容貌和心事,给他们甜蜜和哀伤,领他们走进人间烟火。这些从不存在的人,从此活在人群中,他们甚至开始让人牵挂、让人评论。

  说到三部曲,一不留神就想到《家》《春》《秋》或者《地狱》《炼狱》《天堂》这类已被盖棺定论的神作。一个年轻作家放言要写三部曲,并且竟然挺 顺利地写完了。光是勇气和勤奋也算得上感人至深。于是,大抵又有人要严肃地夸几句,说路内的三部曲是一代人的精神史。我想,对路小路这样混不吝的家伙,用 不着这么装模作样。到底什么叫精神史?又有谁能代表一代人呢?路小路、杨迟、小苏、宝珠……这些人原本子虚乌有,却被作家勾勒得比卢沟桥的狮子还传神一百 倍,他们好像的确活脱脱戳在变革的社会里,各种心酸和欢欣让人感同身受,似乎有他们在,我们就搞清楚了上世纪90年代的小城青年承受了怎样的动荡和失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广而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