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文学城_文学精品大全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学 > 文学殿堂 >

兼探《忆秦娥》的本事与作者

时间:2014-06-21 21:37来源:365文学城 作者:网络收集点击:
《忆秦娥》是冠绝唐宋词史的绝唱,但是对于它的作者迄今并无定论。这首词北宋人认为是唐人李白所作,但从明代起就不断有人对此进行怀疑。[1]坚持此词为李白所作者,大多仍以宋人之记载为证据,其他证据皆属间接之发明。[2]有学者从词史发展演变之大势出发,认
《忆秦娥》是冠绝唐宋词史的绝唱,但是对于它的作者迄今并无定论。这首词北宋人认为是唐人李白所作,但从明代起就不断有人对此进行怀疑。[1]坚持此词为李白所作者,大多仍以宋人之记载为证据,其他证据皆属间接之发明。[2]有学者从词史发展演变之大势出发,认为“不可能出于盛唐李白之手”。[3]杨海明依据沈祖棻之思路,认为“在考证方面既不能达到确凿肯定又不能达到确凿否定的‘两可两不可’情况下,我们认为,这种从风格出发的推论,还是比较合乎情理的。所以,对于李白是否真写作《菩萨蛮》和《忆秦娥》两词的问题,本书基本也持怀疑态度。”[4]刘尊明则认为“在没有新的材料证实李白词为伪作之前,我们更应该做的事情是如何去考察和阐释李白词的创作现象”,“我个人以为,既然李白能作词而且作有词已是一个不可否认的历史存在,那么与其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去怀疑《菩萨蛮》、《忆秦娥》这两首优秀作品为伪作,甚至否定李白作词的现象和事实,我们不如换一个思路,换一种视角,去考察和阐释李白何以能写出这样杰出的词作”。[5]总体说来,由于所谓李白《忆秦娥》尚无确证,故在某种程度上对唐宋词史的研究产生了一定影响。

实际上,在今存文献条件下应当能够解决《忆秦娥》的创作时代问题,途径在于破解《忆秦娥》中几个关键性词语标示的时代背景。(此问题与其说是作品的历史背景,不如说是作品的历史内容。在此,内容就是背景,背景就是内容。)

本文试从作品与相关史料入手,解决《忆秦娥》的历史背景与创作年代问题,并对其本事和作者作出探索,期盼方家指正。

一、《忆秦娥》的内在问题:语词标示的时代背景

《忆秦娥》全文如下: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桥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6]

《忆秦娥》的主旨,若仅从上片来看,似乎为闺怨之作,即使到下片的“音尘绝”,仍可框范到闺怨的主题中,但是从“西风残照,汉家陵阙”一句看,则明显超越于闺怨的主题之上。周汝昌鉴赏此词云:“立一向之西风,沐满川之落照,而入我目者,独有汉家陵阙,苍苍莽莽,巍然而在。当此之际,乃觉凝时空于一点,混悲欢于百端,由秦娥一人一时之情,骤然升华而为吾国千秋万古之心。盖自秦汉以逮隋唐,山河缔造,此地之崇陵,已非复帝王个人之葬所,乃民族全体之碑记也。良人不归,汉陵长在。”[7]李从军云:“词的上阕始终纠葛在个人的悲欢离合之中,下阕则出现了较大的跌宕……此时,个人的忧愁完全被抛开了,或者说是融入了历史的忧愁之中,词人通过对秦、汉那样赫赫王朝的遗迹——咸阳古道、汉代陵墓的掇取,从而进入了历史的反思。”[8]

周氏之解说确实非常之精彩,但是也不难看出,以闺怨的主题笼罩“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无疑显得牵强,此等声吻似不宜出现在“秦娥”之口。李氏之阐释将下阕完全划入了怀古伤今之主题,以“历史反思”来关照之,其与周之不同在于周尚将“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句属秦娥一人之悲欢,而李则将此句亦释作对历史的感伤、反思。

无论是周氏之论还是李氏之说,其实都凸显出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词的前部的闺怨主题与后部的怀古主题两者存在着某种不协调,虽然周李二氏皆以生花妙笔竭力对此进行弥合,但是就词的表意来看,这种主旨的歧义,实令人费解、不解。[9]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页实际上,通过对《忆秦娥》中相关词语的历史演变状况及词中描述的特殊性,我们可以对词作的创作历史背景和时代做出基本的推断。

第一:乐游原。检《全唐诗》发现,初盛唐诗人在其作品中写到“乐游原”时,皆作“乐游”或者“乐游园”。诗例:张九龄《登乐游春望抒怀》“城隅有乐游,表里见皇州”、[10]苏颋《奉和恩赐乐游园宴应制》“乐游光地选,酺饮庆天从”、[11]张说《三月二十日诏宴乐游园赋得风字》“乐游形胜地,表里见郊宫”、[12]王翰《奉和圣制同二相已下群官乐游园宴》“仍嫌酺宴促,复宠乐游行”、[13]杜甫《乐游园歌》“乐游古园森爽,烟绵碧草萋萋长”、[14]李白《月夜金陵怀古》“别殿悲清暑,芳园罢乐游”、[15]崔尚《奉和圣制同二相已下群官乐游园宴》“北阙云中见,南山树杪看。乐游宜缔赏,舞咏惜将阑”、[16]

以上这些初盛唐诗人的诗作,在写到乐游原时皆作“乐游园”或“乐游”,从中似可发见一些消息。刘学锴、余恕诚二先生注解《乐游原》(向晚意不适)引[程注]云:“《汉书》颜师古注:‘《三辅黄图》云:在杜陵西北。’又《关中记》云:‘宣帝立庙于曲池之北,今所呼乐游庙者是也。’考杜甫诗又作乐游园,不知何时又转为原,大抵园陵原庙之义,皆可通也。”[17]可见程氏已发现这个词存在两种异文。然据刘余二先生《乐游原》(春梦乱不记)引[姚注]:“《两京新纪》:‘汉宣帝乐游庙,一名乐游苑,亦名乐游原,基地最高,四望宽敞’。”[冯注]“《长安志》:‘乐游原居长安之最高,四望宽敞,京城之内,俯视指掌。每正月晦日、三月三日、九月九日,士女咸就此登赏祓禊。’潘岳《关中记》:‘宣帝少依许氏,长于杜县,之后葬于南原,立庙于曲池之北亭,曰乐游原’。”[18]依常理,既然晋潘岳已有“乐游原”之记,则后世但名“乐游原”可也,然初盛唐人则但云“乐游”或“乐游园”,可见乐游原之名确实可能是由乐游园之“园”“转为原”得来的。从中晚唐人的诗作中当可印证此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广而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