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文学城_文学精品大全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微小说 >

筑巢

时间:2016-03-12 13:45来源:365文学城 作者:[db:作者]点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缝隙把我从睡梦中惊喜,迷糊着双眼拉开窗帘,像往常一样向对面光秃的树看去。一个小意外让我清醒了许多。 光秃的树干上,已经小有规模的鸟巢显得别有情调,我明白这是我未来的新邻居,虽然没有特意来打招呼,但是早以听过它的歌声。团泊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缝隙把我从睡梦中惊喜,迷糊着双眼拉开窗帘,像往常一样向对面光秃的树看去。一个小意外让我清醒了许多。

光秃的树干上,已经小有规模的鸟巢显得别有情调,我明白这是我未来的新邻居,虽然没有特意来打招呼,但是早以听过它的歌声。团泊洼的美不只是在单一的深秋,欣赏过芦苇满天的时刻,但是这来晚的春天也是拥有别样的韵味。

早已是春天的团泊洼依然感觉是那样的单调。春雨来的晚仿佛一切都是晚的,只有那无情的风,在肆无忌惮的吹着,生活感觉是那样的单一,那样的无趣,它们的出现赶走了午后的无趣,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它们,头、颈、背至尾均为黑色,并自前往后分别呈现紫色、绿蓝色、绿色等光泽,双翅是黑色,其他部位是白色。

原来是一对喜鹊。北方人都说喜鹊是吉鸟,可以给人带来喜庆。它们貌似很忙碌没等我看太清便放下东西离开了。春天来了,看来这是一对新婚夫妇在为自己的小家奔波,心中暗囍因为小的生命在不久即将出生,那是未来更是希望,无意间感到自己有点感伤,觉得自己没有它们幸福。甚至羡慕。

每天我最大的乐趣是清晨起早看它们,它们的勤劳直接把我折杀,每一次看到的都是归来的它们。也许是为了家的幸福不停的忙碌,时间久了便认清了他们。个头大的叫明诺小的叫安娜,从起初的小有规模到现在的高楼大厦,我无法去计算他们往返了多少次,但是我读懂他们信念和承诺。因为家有了筑巢。

诗人郭小川笔下团泊洼是羞涩的,这种羞涩是骨子里的。或许团泊洼的鸟也具备这一点,犹如与少女的约会,一不小心就红着脸跑了,留下的只有无奈和惋惜。午后的茶香掩不住对他们的期待,一次邂逅拉近了对它们的感情。或许只有黄昏才能看到他们的正式归来。黄昏是短暂的或许每次的阿娜都比明诺早到,明诺的嘴角总是有羽毛类的东西。黄昏的他们犹如下班回家的夫妇打情骂俏,这时候的羞涩早已随风远去。每天看到的并不是归巢更多的是恩爱和幸福。

冬天早就没有了踪影,没有春雨的滋润大地也开始复苏。光秃的树干开始出现了绿意,是那么的浅淡。期盼一场春雨,因为更想领略的团泊洼的羞涩。

一觉醒来以是黄昏,今天的黄昏有了别样的意象,春雨来了,灰蒙的黄昏安静了许多。抬头望去看见安娜静静的窝缩巢边的树枝上。好像是受到了欺负,本想是明诺欺负她了,笑这对同学说;安娜受欺负了。黄昏是短暂的一眨眼就要过去,安娜的哀鸣使我感觉到了不妙。依然不见明诺的身影,天暗下去了,雨下个不停,静的夜让我听懂了安娜的哭诉,那是一种对命运的不满更是一种无奈。我感觉到了明诺的不妙。悲伤的夜总是漫长的,安娜的哀鸣一夜没停,泪水早以湿了枕巾。无法相信这是一场怎样的剧本。从筑巢开始他们付出了多少,貌似打造的幸福就灭了。

黎明终于来了,雨走了,团泊洼还那样的羞涩那样的安静,但是安娜的哀鸣没有停止,我开始担心安娜。同学说;这鸟不比鸳鸯它会走的,会载成家。黄昏还是依旧的来临,安娜依然在原来的位置窝缩,哀鸣不停,每一声我都能读懂,读懂他对明诺的思念。

几天过后安娜依然窝缩在那,本来娇小的身体显得格外的薄弱。又是一场春雨,没有了安娜的哀鸣,我或许能懂她对明诺的爱但是毕竟还需要新的生活,几天过后觉的巢空了,心也空了。黄昏没有了他们的追逐和打闹,或许安娜有了新的生活。正当我想用夫妻乃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来评价时,对于安娜那数日的等待我不能忘记。不能说那句话。

夕阳把树的影子拉的老长,悲伤的目光从鸟巢移到地面,春雨过后的地面特别干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静静的放在哪里。是安娜,就是它。仿佛泪水是从心里涌来的。移动沉重的脚步打算过去时,一只寻食的流浪猫携走了它,风中的我不知道如何去理解命运。绿叶中的巢是明诺和安娜的家,在叶中已经不在显眼。

团泊洼的春天是羞涩的,带给我的是一场悲剧,一个无难以想象的剧本。巢已经在叶的遮掩下无法看清,我读懂了筑巢也懂了巢空。静静的感受团泊洼的羞涩,希望下一个深秋别在看到那悲伤的巢。我那朋友的家。

2015年3月17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筑巢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缝隙把我从睡梦中惊喜,迷糊着双眼拉开窗帘,像往常一样向对面光...

  • 在浊世做一朵莲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美丽的女孩,原本是一名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她有一个远大的梦...

  • 补偿

    李老汉的哑巴儿子死了。 死在了县里的精神病院。院方通知李老汉去领儿子尸体时,儿子...

  • 青春,离别与猝不及防

    子瀚哥,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对我说我们会成为永远永远的好同学,好朋...

  • 筑巢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缝隙把我从睡梦中惊喜,迷糊着双眼拉开窗帘,像往常一样向对面光...

  • 在浊世做一朵莲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美丽的女孩,原本是一名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她有一个远大的梦...

广而告之